蓝犀牛
中文简体English
与蚊战记
深夜,我睡得正香。忽闻耳畔传来“嗡嗡”、“嗡嗡”刺耳的声音,且飘忽不定,似乎忽高忽低、忽左忽右,仿佛一架歼击机。朦胧中,潜意识好像明白些什么,我闭着眼睛,伸出右手朝声音的方向呼扇了一下,声音突然消失了,于是我又进入了睡梦中。不一会儿,这声音又来了,而且是贴着床铺、贴着被面呼啸而来,犹如女鬼在吟唱,虽然婉转悠扬,可让我浑身皮肤绷紧、发麻,闭着眼睛,我判断着声音的方位和距离,感觉到了,那东西来到了我的脖颈处,然后发现我没有动静,就停止了吟唱,毫不犹豫就着陆在我的耳根处,就像有人在为我呵痒痒,很轻微的麻痒,我将早已准备好的左手闪电般的拍向左耳根。“啪”的一声,左脸传来一阵灼热和痛感,我醒了过来!仔细摸了摸左脸,好像没有什么物体,我知道失败了。

夜还长,我接着换了方向面朝左边睡了。不一会儿,那“嗡嗡”之声忽然大作,背后有、面前有、右上方也有,一下子来了一群?我不自觉地将头缩进被子里,心想这下看你们怎么进来?哼哼!不料,正面地声音似乎毫无阻挡地长驱直入,居然还是直奔我的左脸而来,其声尖锐明亮,如同一位美女娇笑着扑入我的怀中,然后贴上了我的左脸。我愤怒了:干嘛总是来骚扰我啊?尽管你们是 “美女”,可是我不需要啊,我知道你们是来喝我的血的,喝就喝吧,但喝得我痛不说,还让我被喝的地方长疱,且奇痒无比的,搞不好还要化脓或者得个什么病什么的,这样的事情我可不能让你们得逞!我猛地用右手将被子盖向那位“美女”。停了一会,我想这还得了?这个晚上不采取点防御措施,只怕天亮后没有一点精神上班了。便下床开灯,找到了蚊香,点燃一盘放好,又爬回床上睡了起来。

很长时间里,那讨厌的声音没有了,我放心地睡了。迷迷离离的,恍恍惚惚的,我看见几只夜蚊子聚在一起,而且居然能听懂她们说的话!?

为首的一只说:“我们必须喝到血的,不然我们就没办法传宗接代了”。

另外几只连声附和道:“是呀,是呀,我们必须从人或者其它的动物身上吸饱鲜血的,不然我们肚子里的小宝宝们可要饿死了哟”。

但是有一只与众不同的幼小的声音说:“不对啊。我们的爷爷、爸爸还有老公们怎么就不吸血呢?”

一只声音比较苍老者说:“哦。你刚来到世界上,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那我就给你上一堂知识课吧:我们蚊类中只有雌蚊才吸血,雄性不会吸血。雌雄蚊的食性本不相同,雄蚊“吃素”,专以植物的花蜜和果子、茎、叶里的液汁为食。雌蚊偶尔也尝尝植物的液汁,然而,一旦婚配以后,非吸血不可。因为它只有在吸血后,才能使卵巢发育,繁衍后代。所以,叮人吸血的只是雌蚊。雌蚊多在羽化后2-3天开始吸血,温、湿度,光照等多种因素可影响蚊的吸血活动。气温在10°C以上时开始吸血;一般伊蚊多在白天吸血,按蚊、库蚊多在夜晚吸血;有的偏嗜人血,有的蚊则爱吸家畜的血,但没有严格的选择性,故蚊类可传播人兽共患病。”

为首的说:“这儿有蚊香,我们有些受不了,还是到楼下奶牛棚子里去喝点奶牛的血吧,那7头奶牛可是很漂亮哦!”

“对呀,对呀,楼下还有一只大狗呢,他们叫它什么来着?哦,对啦,叫‘黑娃’!对吗?”

“对,就是叫这么个名字的。不过那狗身上毛太厚了,不好下嘴;那些奶牛也不好对付的,它们的长尾巴会将我们打落无底深渊啊!”

嗯?尾巴?我们人类不是由猿猴变来的吗?为什么把尾巴这么好的法宝给弄没了呢?要不然,我们晚上睡着了,也不用想安蚊帐、烧蚊香、喷雾剂等这么多法子来对付蚊子呀,只要有了尾巴,即使睡着了,它也一样可以保护我们自己呀!虽然用了那么多办法,可还是经常被吸血,还要什么清凉油、风油精等来涂抹患处,真是够麻烦啊!

“人类真可恶,不仅把我们的温床的水源全给弄干了,还用这么多方法来屠杀我们!”一个稚嫩的声音说。

“这也不能完全是人类的错,我们通过吸他们的血,给他们带来了很多痛苦和灾难!”那个苍老的声音说。

“是吗?你怎么帮人类说话?我们不吸血我们就会亡国灭种,不是吗?”

“那当然,我们为了生存,不得不这样。不过,历史上我们带给人类的灾难可不少,讲一点给你们听吧:

我们蚊子传播的疾病达80多种之多。在地球上,再没有哪种动物比我们蚊子对人类有更大的危害了。疟疾这种病是由疟蚊传染的。疟疾又称瘴气。据1935年卫生署的调查,在瘴气盛行的区域里,居民血液内有疟原虫的占50%,患恶性疟疾的占72%。1936年江苏皋县因患疟疾死亡二万人左右,1876年开凿巴拿马运河时曾因黄热病及疟原死了无数的工人,以致1889年不得已而停工。后经昆虫学家解决了蚊子的问题才得以继续完成运河工程。1930年远东热带病医学会的报告指出:泰国每年死于虎口约50人,而死于疟疾者达五万人。

知道我们是怎样把疾病传染给人类的吗?

当疟蚊吸食患有疟疾病人的血液,也把其中的疟原虫(疟疾的病源)吸进体内。它们再咬人时,疟原虫又从蚊子的口中注入被咬者的体内了。十天以后,疟原虫开始在接近皮肤的血管内出现。它们在患者的红血球内繁殖,分裂成大量的小原虫,这些小原虫破坏红血球并释放一种毒素。每个小疟原虫又侵入其它红血球而继续繁殖,使得病人体内疟原虫和毒素越来越多,引起患者发冷和发烧。得了疟疾的病人首先发冷,全身抖个不停,但体温表测验体温是高的。大约经过一小时,病人才觉得发烧,这时体温继续上升,三、四小时之后开始出汗、体温下降,再过几小时病人觉得松快,病好像过去了,其实这时小原虫已侵入新的红血球,又开始繁殖。当疟原虫再次破坏红血球而出时病人又发病而形成第二回合。除非获得适当的治疗否则这种发作将有规律地继续下去而令人痛苦不堪。疟疾给人类造成的损失是相当大的,病人身体衰弱,工作效率低,严重时还会丧失生命。”

啊!原来是这样!?那如果刚刚咬过艾滋病患者的蚊子又来咬我,那岂不是完了?!太恐怖了!唉,想到某些信教的人居然说蚊子也是生命,不可杀生,如果它来吸你的血,你就应该让它吸饱了,它就会走的,这样你就等于行善了啊!这岂不是让自己自杀吗?

想到这些,我更加坚定了自己对 “吸血女鬼”们绝不能手下留情的信念!

    蚊香点着后,就真的好多了,蚊子们再也没有来骚扰我了,于是我安稳地睡到了天亮,白天上班精神还不错呢!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产品应用   |   技术支持   |   解决方案   |   经典案例   |   代理加盟   |   付款方式   |   售后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 蓝犀牛环境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35000号
蓝犀牛环境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电话:+86(21)64110886 50100886    传真:+86(21)50793210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三林路344号    邮编:201316